秒速赛车官网

倾听老一辈登山家的心声

  高耸入云的珠穆朗玛峰一直是人类想要证明攀登能力的圣地。自1953年5月29日人类首登珠峰成功之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许多登山者在珠峰顶上留下脚印。尤其是近年来攀登珠峰商业化之后,大批登山者在商业团队的协助下登上世界之巅。而在四五十年前,在装备物资严重匮乏、登山技术落后的年代,老一辈登山家们为攀登珠峰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和奉献,他们的名字已被载入中国登山史册。1975年5月27日,中国登山队第二次从北坡登上珠穆朗玛峰峰顶,侯生福是9名登山队员中唯一的汉族运动员。在刚刚结束的“全国户外安全教育计划”巡讲西安站·鳌太主题分享会上,年近八旬的侯生福老先生为我们讲述了当年自己与队友攀登珠峰时的艰苦历程及感人故事,同时也回忆了自己在2002年穿越鳌太线的经历。侯生福老先生在现场讲了哪些励志故事?他给户外爱好者提出了哪些安全建议?请和小安君一起走进现场,倾听老一辈登山家的心声。

  虽然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了,但那段和队友并肩在珠峰艰苦攀登的岁月还历历在目。

  1975年,由133名队员组成的中国男女混合珠穆朗玛峰登山队经过四次高山行军后,最后只剩下18名突击队员,侯生福正是突击队的第二组成员之一。

  侯生福回忆,当他们登到7600米后,珠峰地区昼夜不停地下着雪,刮着八、九级的大风,他们被困在那里。由于风雪太大,四边用手指一样粗的尼龙绳固定的帐篷,被风吹得东倒西歪,连生煤气炉做饭吃,出帐篷取冰雪,烧水喝都很困难。他们经受着饥饿、干渴、缺氧和寒冷的考验,但个个精神饱满,在帐篷里坚持了整整四天。

  5月27日,9名突击队员再次出发,他们越过一段碎石斜坡,艰难地行走在坚硬的冰雪坡上。再经过一段黑色岩石斜坡,便走上了接近珠峰顶部的又一个冰雪坡。时间已是正午,数小时的攀登,队员们体力消耗极大。他们坐在冰雪坡上,略事休息,每人吸些氧气,便向顶峰发起了最后冲击。风力在逐渐增强,氧气更加稀薄,身体极端疲劳。历经千辛万苦,他们沿着波浪形的冰雪坡艰难地行走了100米,来到了一块宽约1米,长约10来米的鱼脊形地带。再往上已经没有地方可攀,极目远眺,四处没有一座山峰比他们所站的地方更高,他们已经到达了珠峰顶端,地球的最高点。珠穆朗玛峰再一次被英雄的中华儿女从北坡所征服了。此时正是北京时间十四时三十分。

  侯生福回忆,他登上珠峰顶峰的第一件事就用报话机给周总理办公室打专线,报告登山成功的消息。“我们9个同志,已经在下午2时30分登上了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1975年5月27日下午,侯生福在珠峰顶峰怒吼的狂风里,对着报话机大喊。他的声音通过登山队长史占春手中的无线电报话机,震动了整个大本营,传遍了全国。这一天,中国登山队继1960年之后再次成功登顶世界最高峰,在9名登顶队员中,侯生福是唯一的一名汉族队员。

  1975年5月27日,我国运动员索南罗布、罗则、侯生福、桑珠、大平措、贡嘎巴桑、次仁多吉、阿布饮、潘多从北坡登上珠峰,潘多成为世界上第一位从北坡登顶成功的女性。

  当时,侯生福顶着七八级大风,冒着手指冻伤的危险,从鸭绒手套中抽出手来,不断按下电影摄影机的快门,为登上峰顶的全体同志拍摄了在峰顶高举五星红旗的最珍贵的第一张照片。又给女队员潘多在峰顶做了人体心电遥测图,这是人类在珠穆明玛顶峰上做的第一份心电图。侯生福拍摄的这些照片和影片,为祖国高山科学考察研究提供了十分珍贵的资料,侯生福也成为世界上第一位在地球之巅拍照的中国人。

  这张震撼世界的历史照片的背后,有一个感人的故事。大家可以看到,照片里面只有八个队员,少的那名正是侯生福。他当时第一时间站出来为队友拍下这张被历史和全世界铭记的珍贵照片,唯独自己缺席,这种老一辈登山家之间的革命友谊和伟大的奉献精神令我们后辈敬佩。

  当侯生福得知登山队副政委邬宗岳在攀登到8600米因遭遇恶劣天气、体力透支而不幸牺牲时,他主动接过后面行程的拍摄重任,背着重重的摄影摄像器材继续向上攀登,这才有了后面队员合影等珍贵的影像资料。邬宗岳是较有经验的老队员,也没能逃过珠峰恶劣天气的袭击,说明风险无时无处不在,除了雪崩、缺氧、体力透支,还有很多不可预知的风险。侯生福说到此处感慨颇多:“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登山一定要从体能、装备等方面做好充分准备,遵守纪律跟着团队走,遇到危险队友之间互相帮助,把风险降到最低。只有保证生命安全,我们才能完成自己的攀登目标。”

  在再次登顶珠峰的同时,他们也进行了众多有价值的科学考察工作,填补了很多领域的空白——把一个三米高的红色金属测量觇标竖立在顶峰,精确地测定了珠穆朗玛峰高程,并测量出珠穆朗玛的准确高度:8848.13米,这个历史数字一直使用到2005年。为了在岩石上凿出3个洞来安装这个金属三脚架,在海拔8848米的地方,没有依靠吸氧,他们劳动了近70分钟!那里的氧气含量还不到海平面的1/3,可谓是真正的“生命极限”。

  侯生福是陕西洛川人,对秦岭太白山有着不一样的情结。2002年,侯生福在陕西省登山协会主席陈铮的带领下,完成了鳌太穿越。提到十几年前的这次穿越,侯生福表示,虽然他攀登过珠峰、慕士塔格峰等高山,但对于海拔只有3000多米、气候多变的鳌太线,他丝毫不敢懈怠。珠峰和鳌太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区别,在如此复杂的气候条件和自然环境下,横穿100多公里,危险系数很高。

  侯生福回忆,在那次穿越途中前面突击队员即将登顶太白山的时候,也遭遇了恶劣的暴雪天气,他们及时下撤,才平安返回。珠峰和鳌太线的难度没有任何可比性,两者需要面临的挑战和危险是不一样的,珠峰的难度在高度,会面临雪崩、缺氧、高原反应等风险,鳌太线最大风险来自于复杂多变的天气,容易体力透支失温遇险。所以,面对任何一座山峰,我们都不能轻视,一定要科学谨慎地对待每一座山,走好攀登中的每一步。

  对奥运圣火的传递,侯生福每天都密切关注着。2008年5月8日,奥运圣火要在珠穆朗玛峰峰顶传递了,他早上六点多就起床守在电视机旁,目不转睛地观看《圣火登珠峰》的现场直播。当奥运圣火顺利到达峰顶时,做为一名曾亲历珠峰艰险的老登山队员,他不由得激动地举起双手大声欢呼:“太好了!圣火登峰成功了!”

  2008年5月8日9时17分,人类首次将象征“和平、友谊、进步”的奥运火炬在世界最高峰上点燃。

  为表达对北京奥运会的祝福之情,侯生福成为家乡奥运火炬手之一,“能成为火炬手,我很激动很高兴!今天我代表父老乡亲传递奥运圣火,明天我们要让登山精神、延安精神和奥运精神永远传承!”第9棒火炬手——当年69岁的登山英雄说。

  虽然侯生福老先生已年近八旬,但是他一直非常关心国家的全民健身事业,心系大众的户外安全教育工作。作为老一代登山家代表,他多次作为嘉宾来到“全国户外安全教育计划”巡讲现场,用他在攀登世界最高峰过程中的经验与教训,为西安地区的户外爱好者上了一堂又一堂户外安全课。他希望能有更多的户外爱好者喜欢上登山,安全地参与户外运动,为此他将不遗余力地继续贡献自己的力量。

  在刚刚结束的“全国户外安全教育计划”西安站·鳌太分享会上,侯生福在嘉宾访谈环节,分享了自己的登山故事。

  2014年10月18日,在“全国户外安全教育计划”巡讲西安站现场,侯生福(右二)与当年的队友、原西藏登山队队长成天亮(右四)一起,回顾了40年前并肩在珠峰艰苦攀登的岁月。

徒步登山 2019-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