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兩位老師也希望將這部有關交大人成長、勇敢、

  國道318川藏公路,全長2149公裡,翻越12座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高山,跨越金沙江、瀾滄江、怒江等多條大江大河。

  60多年前,在天險重重的川藏“茶馬古道”之上,人民解放軍、工程技術人員和各族民工用鐵錘、鋼钎、鐵鍬和鎬頭等原始工具,筑出了一條連通西藏與內地的交通要道——川藏公路。

  雪山、冰川、草原、原始森林,川藏公路已成中國最美景觀大道,也是騎友心中的“眼在天堂,身在地獄”的朝聖之路。在這條通往世界屋脊的公路之上,每年有超過1萬人次騎行。6年前,一群年輕的西南交通大學師生也騎行在川藏線之上。從成都到拉薩,歷經28天,他們穿越了國道318上的每一寸土地。騎行途中有后悔、有放棄,但更多的還是堅持。最終,他們如願抵達終點。一部手持DV機、一台單反,他們用鏡頭記錄這一段騎行之旅。騎行團裡的兩位成員西南交大青年教師梁碧波、孫紅林,將拍攝的9000分鐘素材剪輯成一部近90分鐘的紀錄片《千山》(觀看地址:)。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也是川藏公路全線通車60周年。如今,我國第二條進入西藏的“天路”——川藏鐵路也正在籌建之中,它將穿越地球上地質活動最為劇烈的青藏高原東南部,成為世界上風險最高也是連接眾多美景的鐵路。不少西南交大人也在默默地為這條鐵路出謀劃策,貢獻力量。

  近日,這部紀錄片正式在網上上線。兩位老師也希望將這部有關交大人成長、勇敢、堅持的紀錄片《千山》,獻給為川藏交通建設做出貢獻的人們。

  2013年夏天,西南交通大學青年教師梁碧波、孫紅林等師生幾人開啟了國道318川藏公路騎行之旅。在此之前,除了孫紅林和隊長劉澤超曾有環海南島的長距離騎行經歷外,其他人均沒有太多經驗。騎行川藏線,這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但幾位熱血青年還是說干就干了。做攻略,買裝備,備藥品,儲干糧,准備就緒后,他們便從成都出發了。孫紅林說,“我們當時甚至簽下了‘生死書’。在出發之前寫清楚,這次騎行是每個人完全自願組隊,遇到任何情況都由自己負責。在每份‘生死書’上,大家還留了直系親屬的聯系方式,若遭遇什麼問題,可以及時聯系上家人朋友。”現在回想起來,頗有悲壯之感。

  然而,困難在進藏第一站雅安,便冷酷地襲來。為了騎行而辭職的梁碧波女友,在距離雅安還有48公裡處,因體力不支不得已提前終止騎行之旅。西南交大學生陳雨便成了隊伍中唯一一個女孩。可是她在騎行的第一天,同樣經歷了身心的雙重煎熬,“比我想的要累很多,我快要騎哭了”。

  在此后的2000多公裡路程中,這樣的煎熬還有很多。路途艱險、氣候惡劣、體力不支、疼痛難忍……隊員們開始懷疑自己,懷疑騎車去往拉薩的意義。退堂鼓在隊員們心中此起彼伏的敲響。他們甚至悄悄祈禱“如果前路被阻斷,是不是我們就可以不再前進!這樣就有充分的理由回去了。”

  “盡管有很多次后悔,很多次想放棄,但人在絕望的時候如果有一絲絲光亮,就足以成為再次上路的理由。”梁碧波在紀錄片中記錄了這樣一個故事,騎行隊抵達川藏公路318國道的咽喉工程通麥大橋前,前方傳來大橋因重載貨車通行發生坍塌的消息。留下等橋通車還是改道國道317,甚至就此放棄,騎行隊伍裡意見不一。然而,就在大家都准備要放棄時,卻傳來了“通麥大橋通了”的消息,又給大家傳遞了信心。“聽到這句話我覺得沒有放棄的理由了。其實,騎行完318,才明白那個時候聽說橋通了,極有可能是別人亂喊的。但是就是這句話,給我了黑夜中前進的方向。”梁碧波說道。

  就這樣埋頭騎行,翻越一座又一座高山,跨過一條又一條大河,遭遇冰雹、大雨,與無數大貨車擦身而過,結識了無數懷揣同樣夢想的騎友,在歷經28天磨難后,這支隊伍如願抵達拉薩。孫紅林至今仍記得隊長劉澤超時常鼓勵大家的一句話:沒有過不去的車,也沒有過不去的人,隻有過不去的毅力。隻要堅持了,哪怕不是山地車,都能過。“之所以覺得騎行有意義,是因為一種體驗感,讓我們身體心靈意志力得到磨練,才會讓我們感覺刻骨銘心。騎行318,你所戰勝的並非體能,也不是高山、烈日、低壓等各種惡劣環境,你所戰勝的,僅僅是那個隨時會軟弱的自己。承受身體的每次煎熬,把一切交給時間,因為山總會有頂,拉薩總會在那裡。”梁碧波感慨道。

  1950年初,11萬人民解放軍、工程技術人員和各族民工用鐵錘、鋼钎、鐵鍬和鎬頭等原始工具,用了僅4年多的時間,就於1954年打通了川藏北線。到1959年,川藏公路全線通車。這是新中國成立后修建裡程最長、工程最艱巨、投入人力最多的一條高原公路。60年來,這條公路對促進經濟發展和民族團結發揮了重要作用。

  孫紅林的爺爺也曾參與川藏公路的修建。“小時候,爺爺常給我講當年筑路的故事。也為我的心埋下了一顆行走川藏線的種子。”二郎山、雀兒山、拉薩,都是孫紅林記憶最為深刻的地方。“爺爺告訴我,他的戰友就因為筑路,犧牲在二郎山和雀兒山。”孫紅林說到,每次爺爺說起犧牲的戰友,總會沉默很久,我也會陪著他沉默。

  “二呀二郎山,哪怕你高萬丈。解放軍,鐵打的漢,下決心堅如鋼,要把那公路修到西藏。不怕那風來吹,不怕那雪花飄,起早睡晚忍飢餓,個個情緒高,開山挑土架橋梁,筑路英雄立功勞……”曾經唱響全中國的《歌唱二郎山》是一首歌唱修筑入藏公路官兵的戰歌。“二郎山,高萬丈”,唱出了人們對二郎山的敬畏,也唱出了跨過天塹通往山外世界的渴望。如今,這條千裡川藏公路上的咽喉險關已經貫通,翻越二郎山隻需要15分鐘,比走國道318線二郎山要節省45分鐘,還避免了降雪、暗冰等風險。

  “爬上雀兒山,鞭子打上天。”海拔6168米的雀兒山,猶如一道天塹,讓人望而生畏。但隨著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特長隧道——雀兒山隧道在2017年正式通車后,翻越雀兒山從2個小時縮短為短短10分鐘,所經之處不再常年積雪積冰,“川藏第一險”從此天塹變通途。

  “這次騎行川藏線,當經過二郎山時,我總會想起爺爺講的那些故事,覺得有一種親切感。”但說到這裡,孫紅林有些遺憾地說,我曾想找個時間帶爺爺重回川藏線看看,可是卻沒有這個機會了。他前年逝世了。

  將9000分鐘的騎行素材剪輯制作成一部紀錄片,並取名《千山》,對導演梁碧波來說,也不亞於一次頭腦的“國道318川藏公路騎行”。他說,“我花了5年時間來策劃,寫了好個幾版本的剪輯大綱,查詢並加入了川藏公路的修筑歷史背景。無數次修改,剪輯出4小時、3小時、2小時等各種不同版本的片子,才最終確定出一個版本。”實際上,在2015年2月,梁碧波先期制作的《千山》短片(4分多鐘)獲得首屆萬峰林國際微電影節榮獲短片類“一等獎”。而這一次的長片,梁碧波和孫紅林希望以此表達對當年川藏交通作出貢獻的人們的敬意。這部紀錄片已於4月23日“世界讀書日”在西南交通大學犀浦校區舉行首映,獲得很好的反響。“行走在川藏路上的年輕一代,將永遠銘記開路人的艱辛壯舉。”梁碧波和孫紅林說道。

  在觀后感中,孫紅林如此寫到,“讀書和旅行,甚至做夢,都是人生旅程中很值得珍惜的事情。在這個旅程中,觀察周遭和反思自我,慢慢積累出平和的力量與安定的心境,就可以坦然面對諸多的不確定性與不安全感。”

  梁碧波則很有感觸地說,一張0.1毫米厚的紙對折64次后,其高度是1844674400公裡。這個高度是月球到地球距離(平均值為384400公裡)的4798.84倍。今天我們所有的堅持和努力或許看不到絲毫效果,但在未來的某一天,你會被你曾經小小的堅持所驚訝。沒有比人更高的山,沒有比堅持更困難和可貴的事,年輕的交大人一切皆有可能!(圖片來自西南交通大學)

骑行之旅 2019-05-15